90后ag亚游国际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5秒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764|回复: 1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长着翅膀的大灰狼首部古代言情作品《卿本佳人》

[复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2011-11-10 17:57:33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
第一章  “当然会啊,”容岩浅浅地笑起来,一双倾倒了上京万千闺中名媛的斜飞凤眼里,闪着莫测难喻的光亮,“因为我要帮他。”

天下奇人有十,七出暗夜谷。
暗夜谷位于夜国境内。相传第一任谷主原为夜国的开国大将,因功高震主而自请辞官,创立暗夜谷,一百多年以来,为夜国培育了不计其数的良材,如今不止夜国的将相名士半数出师于此,武林之中历任盟主掌门更是几乎都曾拜在暗夜门下。
暗夜谷极大,谷内分为七七四十九个门派,术业专攻,各有所长,每门都以上古神兽为徽记。纪南如今腰间坠着的玄铁令牌上就文着一只须发皆张的威武白虎。他的父亲——夜国第一神将、御封威武神勇大将军、镇南王纪霆,在交予这枚令牌时,对时仅八岁的他缓缓道:“侯爵位,是祖上沿袭下来的荣光;将军功勋,是我纪家子孙命里的职责。只有这暗夜令,传承的是我自己这一生的骄傲。纪南,你是我纪霆选定的下一任白虎门主。”
父亲这大半生从不曾夸人,他辅佐先皇与当今圣上两代雄才英主,尽心尽力之外,不曾有过一句佩服赞美,所以他那样的一席话对纪南来说,比纪南的命来得更重。
一别五年,不知家中一切可好。
月下无风,夜澜湖面活似一大块琥珀,静谧绝美,纪南望着湖心那轮满月倒影,心里翻滚着一波又一波的烦躁意绪。

扑通!
一颗小石子飞过,投入湖心,将那月影敲了个碎。
身后茂密低垂的柳树枝不易察觉地动了动。
纪南一皱眉,脚尖勾了枚土块,一转身,往心里早判断好的方位踢去。
一击即中,小小的少年从树枝的暗影里跌落地上,屁股着地,痛得哇哇叫。
如画般沉静美好的夜色被打破,纪南不悦地抬步欲走,那少年却不依不饶,一骨碌地爬起,破口大骂:“臭老虎!暗算小爷!”
纪南并不开口回嘴,甚至连看他一眼都未曾。
“喔喔喔……下个月是今年的‘破夜’了吧?有的人连输五年啦!不知道今年选的什么呀?”少年眉飞色舞地挤兑。他才十二三岁的样子,男子样貌还没有完全长开,小脸生得粉雕玉琢,比谷里任何一个女孩子都要美。
暗夜门主以令牌为记,代代相传,每一任门主学成出谷时,须与谷主较量一场,文武不限、雅俗均可。赢了的方可以门主身份出谷,输了来年还可继续,主动放弃的则须将令牌交还门中。
这样的比试每一年都有一场,不仅各门接任的门主会在这一天挑战谷主,其他对谷主手里的门派令牌感兴趣的人也可上前挑战。
每一年比试开始的这一天被称为“破夜”,寓意着能破此夜,前方即是光明无限。
纪南八岁入谷,五年来曾分别以兵法、阵法、机关、演算挑战过现任谷主,无一例外输得奇惨无比。
那少年爱与纪南作对,却总是输,输了就总拿这个话来讽刺取笑。
“还没想好呢,”纪南斜了他一眼,慢慢悠悠道:“不过我猜,要是你的话,一定第一年就能出谷。”
少年闻言不解,歪了歪脑袋,黑葡萄一样的漂亮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。
“你去和谷主比男生女相,谷主一定甘拜下风。”
该用户未设置签名
沙发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11-11 14:18:36 | 只看该作者
黑葡萄一样的漂亮眼睛蓦地睁大,然后愤怒地眯起——他最讨厌别人说他男、生、女、相、了!
少年鼓了鼓腮帮子,装出凶狠表情来,同时脚下一点,腾空而起,双腿闪电般剪来,气势惊人。
纪南不慌不忙,随手折了根柳条,手腕狠狠一甩,“刷”地一下,隔着靴子不偏不倚地抽在了少年的脚趾上,只听“哎哟”一声惨叫,少年狼狈落地,抱着脚趾疼得单腿直转圈。
纪南笑,提气欺近,少年慌神了,猴子一样跳上树躲避,却三两招就被逮住。纪南攀了根柳枝将他捆起,一扬手从树上推了下去。
“哇……”少年吓得尖叫起来,“救命啊!”
临水的柳枝柔韧,系着少年那重物也并不立刻折断,离水面却是更近,一点一点的,吓得那少年屏住呼吸不敢再乱叫。
“现在知道怕了?刚才不还狂得很么?”
“我说的都是实话啊!你是不是连输了五年呐?”
“你……”纪南气恼不已,注了内力在手里的柳条上,柳条顿时笔笔直,他伸长了,用那尖尖柳芽去挠那少年颈间的痒处,少年被逗得其痒无比,大力挣扎又怕腰间的柳枝会断裂,一时之间憋得涕泪相交而出,狼狈不堪。
“道歉!”
“对、对对、对不起啊哈哈哈……呜呜对不起……啊啊放开我啊哈哈哈哈哈……”少年发髻下披散着的头发已经浸到了水里,此时正是春寒料峭,夜澜湖水刺骨的寒意从他细嫩的后颈肉中丝丝的钻入,想着落入这冰凉水中的滋味,他忙不迭地软了骨头。
纪南满意,正想收手拉他上来,却只听“咔嚓”一声轻响,困着少年的柳条不知怎么竟断了,水面于是又是一声“扑通”。
“哎——”纪南傻眼,纵身欲跃,却被人从身后拉了一记。身形一滞他往后跌去,踉跄两步才站稳。
只见一袭青影掠过,在水面一点就轻飘飘回到岸上,将水里扑腾的人轻轻巧巧地提了上来。
那人,身穿一袭月白色衣袍,衣带拖沓,繁复华贵,是夜国王公贵族的常服,纪南在家时常常被母亲逮去换上类似的一整套,可他常年习武,因而总嫌弃这衣服拖泥带水,甚为不喜。如今见这人穿在身上,动作之间毫无牵制,反倒那宽袖长袍,衣带飘飘,说不出的清贵潇洒。
容岩,纪南认得他,暗夜谷里几乎每一个人都认得他。
容岩是今年年初才入谷的,来时手持四十九门别中一向最为神秘的青龙令牌,引起了谷中好一阵的轰动。都说青龙令已经有数十年不见江湖,这气度卓越的年轻公子一定来头不小。
眼下那趴在湖边瑟瑟发抖的落水少年,正是容岩来时随身跟着的小书童,听容岩唤他“阿松”。
阿松撕心裂肺地咳了一阵,痛苦不已的模样,容岩将他抱起来,反在膝盖上一阵拍打,他吐出了几口水来,才悠悠地回过神。
只见容岩淡淡笑着:“你又惹事。”
少年顿时咬牙切齿,推开他一骨碌爬起来,指着纪南咬牙切齿道:“臭老虎!我咒你今年还输!输输输!”
纪南本无意害他落水,心里本还有几分歉疚的,这下脸一沉,威吓:“信不信我再把你踢下水去!”
阿松对他扮了个奇丑的鬼脸,下巴一扬,示意现今一旁有容岩在呢,他有恃无恐,洋洋得意挑衅道:“你敢!”
纪南气的脸色微变,双手窝成了拳,身影刚要动,就听容岩一声清咳:“纪公子——书童年纪尚小,还请小公子不要与他一般见识。”
“不敢!”纪南冷面,“但也还请公子约束好自家下人——在下实在是不堪其扰。”
阿松一听又来劲了,从容岩身后冒出来又想挑衅,容岩伸手阻了阻,非但没见效,反倒被他“啪”地拍开了袖。
纪南见他们主仆间完全是没大没小不成体统,也懒得再说什么,转身一纵离开。


回到门中,“徒弟”们正在院落前的习武场上排演最新的阵法。
说是徒弟,其实他们中个个年纪都比纪南年长。这其中有夜国以及周边国家的王侯子弟,更多的是武林中的名门之后,由他们的父辈送来暗夜学习,拜入以兵法布阵驰名于世的白虎门,暂时归于纪南辖管。
一旦纪南久攻不下,放弃白虎令出谷,门主很可能就将在他们之中重新选出。
“小四!”李河越兴冲冲地跑过来,赤着的上身因为演练多时而冒着腾腾热气。
李河越年长了纪南五岁,已经是个英姿勃发的成年男子了。纪南站在他边上显得分外瘦弱白净,要不是那两道浓黑剑眉英气十足,要说男生女相,其实他也不遑多让。
“在这里得叫我门主!”纪南皱眉,摆出气势来,压低声音喝斥。他家那三个庶出的异母哥哥与李河越是姨兄弟,自幼来往甚密,他与哥哥们进出操练同行,与李河越自然熟悉。
“好——门、主!”李河越当真行礼做了个揖,脸上却还笑嘻嘻的,“你去哪儿了?我们已经把阵法练了好几遍都不见你人!来!我同你推敲几处小小不妥!”
“不了。”纪南叹了口气,“有不妥你先改着,练完了告诉我。”
“你怎么又不高兴?”见他眉间暗暗有忧愁之色,李河越将他拉到一边,从腰间搭着的衣服里摸出一枚精致空心铜管,“给!你家里来的信!刚到!”
纪南顿时精神一振,连双眼眸色都亮了好几分,一把夺过铜管捏开,取出里面小束的家书来,就着月光和习武场边火把的光亮,把那小小的纸条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。那微垂着头高兴的样子看在李河越眼里,让他也不由自主地跟着笑了起来。
只是那高兴并不长久,片刻纪南飞扬的神色便黯淡下来,捏着家书,他微抬眼看向夜国的方向,嘴里极轻声地喃了一句:“这次,可一定要通过啊……”


暗夜谷这任的谷主是一个神话。
暗夜四十九门中,标榜天下之事无所不知的白泽门门主曾经计算过:一百多年来,暗夜谷主至今共历四任,一百多场的“破夜”中,接受挑战的总次数浩瀚如同星海。
从前三任谷主手中出得谷去的门主共一千零八人,匀下来,每位谷主在任一年,即有六名门主能从他手里胜出一场。
而现任谷主自十四岁接任,主持暗夜谷距今已有十七年,从他手里出得谷去的门主一共——五人。
前两人分别是白泽与睚眦门主,“胜出后”不约而同,当即拜在谷主足下,乞一生为奴。
第三人是夜国当今国师。
第四人是个戴着银色面具的神秘紫衣男子,某天私闯入谷,在暗夜谷名动天下的阵法机关中来去自如,取走了一百多年来一直由历任暗夜谷主保管、从未曾有人敢接任门主的朱雀令。
此事已经过去了六年,六年来整个朱雀门的人都在上天入地地找他们的门主,至今毫无消息。
最后那人,则是当今风头无两的武林盟主。
第五人无迹可寻不提。白泽与睚眦两门主,一知晓前后三百年天下事,一专修暗杀术睚眦必报,前者成为了谷主的耳目,后者使得朝堂与武林中再无一人敢对暗夜谷稍有不敬。他们二人是怎么得到那门主之位的,纪南了然于胸。
夜国国师与武林盟主纪南没有见过,但家中时有消息来,谷中的武林子弟更是热衷谈论武林盟主的风采神骏,纪南听过太多。那两个人都是不世出的惊艳绝才啊,连那一朝一野两位顶尖绝才都是险胜,他又要凭什么才能赢过神话一般的谷主呢?
这个已经困扰了纪南五年的问题,随着一年一度“破夜”的临近,越发让他愁得夜不能寐。


早春的水,实在太寒啦!
饶是容岩早已用内力烘干了阿松的湿衣服,小家伙还是不断地打喷嚏。容岩亲手给他熬了草药,他怕苦硬是不肯喝,最后容岩半武力威逼半哄骗劝诱地,捏着鼻子给他硬灌了下去。
裹着三层棉被的漂亮少年坐在床上,耷拉着眉眼,瑟瑟发着抖。
他刚喝了药,嘴里含着去味的清甜果脯,津津有味地咂着,神情却还是极愤慨:“给我等着!我一定要——啊嚏!一定要剥了那只臭老虎的皮!”
轩窗前的书桌旁,容岩正在练字,闻言微微勾起了嘴角:“带你来是开眼界长见识的,怎么整天就知道招猫逗狗。”
“不是猫狗!是—臭—老—虎!”少年拖长了声音,瓮声瓮气的可爱。
“是什么也好,你不要再招惹他了。他是纪大将军的嫡子,回去后总要与咱们见面的吧,到时成何体统?”
“咱们什么时候回去?”出来大半年,少年也想家了,听容岩提起,立刻歪了头问。
“不是下个月比试么?比试完了就走。”
“今年吗?!你确定今年走得了吗?”那只臭老虎武功那么厉害,不也五年都没能出去吗?
容岩没回答,似乎正专注于笔端的字。
而那少年问完,立刻自己心里就后悔了,不必要问的——要说在他眼里,当今世上除了远在夜国的那个大疯子不知深浅到底如何外,就属眼前背对着他正自如挥毫的人最厉害了。暗夜谷主也许真的如传言中的文韬武略当世天下第一,但是只要眼前这人想赢,这世上就不会有他的敌手。
所以他才得了青龙令啊,那个人……一贯最看重的就是他。
“嗯,你一定能赢。”阿松托着下巴,肯定地说,转念想到了什么,又眉开眼笑:“不过那只臭老虎大概又赢不了的!哈哈——我们回去了,他可回不去!”
容岩这时刚好临完了一幅字,赏了一番,他回过头来,随意地将笔端在指间,清俊的面容之上,表情似笑非笑,缓缓道:“这一次,他能赢。”
阿松才不信:“怎么会?!”白虎门的专长技能是兵法设阵,两样纪南都已经比过,也都输过了。
“当然会啊,”容岩浅浅地笑起来,一双倾倒了上京万千闺中名媛的斜飞凤眼里,闪着莫测难喻的光亮,“因为我要帮他。”


该用户未设置签名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5秒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Archiver|手机版|90后ag亚游国际论坛 ( 粤ICP备15079661号 )深圳市裕长恒投资

GMT+8, 2019-11-29 21:27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